熊是谁

趴趴

Author:趴趴
种族:熊,大概还是棕熊。
性别:母,稍稍有点大叔的倾向
出现规律:经常不动,经常会在网上出现

自我介绍:很犹豫自己该不该说爱ACG,自己是不是此道中人还似乎是一个迷,爱好除了正在犹豫的是否ACG为本命这个问题以外还有画画和看书,可是画画和看书最近都没有什么时间……

最大的愿望:找个好工作,能做完手头每项工程。
然后能够好好的看书,写东西,研究自己喜欢的东西
被人说这是最困难的……苦笑

一切想要深入研究但是没有精力研究的领域有:
宗教,设计,心理学,玄学,神道教,神话,管理学,日本文化,日语,电影。

OTL,失败,失败。

熊的日记本……

有人来熊屋了?

熊屋里有啥?

有多少人来?

看看有什么新的?

熊群

你也想认识熊?

于是又到了一月一度的哀伤时刻么,我很想说我因为某人很开心,也因为有了他变得更多烦恼了,每次都在他的面前不能呈现真实的自己,于是他也总是没办法发现真正的我是怎样的,变得寡言变得沉默,那么自闭做什么,不想给他看见我软弱的部分,又装不出来健谈,这样纠结我也没办法,只好用自己微弱的行动去回应他,表明自己是喜欢他的···诶。
有些事情发生的很突然,猩猩和圆圆在一起了。XY今年年底要结婚了。

知道的时候都发生的相当的突然。

心情有点复杂,觉得自己以前的认知都被颠覆了。

毕设的期限也好方案也好,都进入到了痛苦的时期。

于是我挣扎的很无用,本子的进度不怎么好,被人拖了后腿。虽说我也有拖人后腿的时候,只是这真的很过分,没有责任心啊。

于是我的不满腾的一下就冒了出来,结合了之前的情况,复杂。

我的烦恼切除不尽……
算是想要给自己纪念一下4年间的第一次为自己留下的泪水吧。好久好久没有为自己哭过了,上次因为自己的事情哭已经是高三那时候的事情了,自己因为考的美术院校全部落榜,又被妈妈说叫我去复读,我忍不住哭了。这回,是因为我被逼着做一件没有可能成功的事情而努力,拼搏了,然后失败的很难看,突然间我就忍不住哭了。一开始只是一滴眼泪有点润,接着就像决堤了一样死命的止不住,也许我是个笨蛋,只懂得躲在角落里面不让人看见。可是一面哭,我一面就在想,我4年没真真正正的哭了,为什么这次流泪还要拼命的忍回去,我连放声大哭的权利都不能拥有么。为什么到这个时候我还是有所谓的理智,去堵住那被压抑了很久的真情……我为什么要逞强到这个地步……

我回顾了一下这一个学期,全部都是不完美,全部都是失败,全部都是不甘心,好多好多的失败感就那么一点一点一点一点的积累起来,在那个场合一口气全部爆发了出来。我在想我自己好没用,我也好无力。如果说我之前几次就已经用某些方法去规避失败的结果,所以才导致没有崩溃,那么这回我是彻底放弃了拯救自己的唯一一根稻草,让自己直直的撞上了这个最坏的结果,结果我血淋淋的伤了一大片。

也许是我自己选择了用这种方式终结这一种徘徊在我内心半年之久的阴霾,说实话,想来真的挺有我自己的风格~~伤,就要反复去撞,撞到自己再也不会为此而受伤为止。……

好变态,好傻逼。

于是,我看到分数后,我觉得真的很失望,为什么,我失败了就告诉我失败了啊,过什么家家酒还是你要演示给我看你所谓的同情心?91?就为了我那根本没有写出来的东西!?不要当我傻好不好,我信赖你是因为我觉得你会用对待工作的态度去面对我们的作业,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我一度觉得我自己可以在你身上看到自己的价值,现在,你用你自己的行动告诉我,那个所谓的价值是个骗局,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局。那么我为了让你肯定付出的努力到底是什么。我为什么要那么痛苦,如果我可以相信这个分数,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

我好天真。

我也好失望,为什么有人背叛。
到最后,编程还是到了我手里。
无非是8成可能性实现了而已,而我的心情down到了极点。我讨厌做绝对做不到的事情

好绝望的是,似乎没有人帮得了我的忙,那么我要不要超级敷衍的做做看呢?

很郁闷,很郁闷,我只有一个人啊,不可能什么都去做的,所以动画也好,硬件也好,也请你们自己多多想想,不要老是跑来问我。我自己都很忧郁啊。

好吧,这几年似乎我被逼学会了很多很多东西。
为什么……诶……我讨厌这样的感觉,很讨厌。

我不怪周围的伙伴,但是我却想死的很。不要,绝对不要。我可以混过去么。我可以不认真做吗。我可以逃避么?
好难过,一周了,到了最后我还是在开头的地方失败了。熬完了,回来睡了一大觉。醒来发现自己没有存在感,想到还要继续,想到自己好痛苦却不知道跟谁说。

好想哭,但是又哭不出,真的流不出眼泪。

早上六点的时候,脑子简直就是坏掉了,程序代码一行都看不下去,全身在发抖,头痛,呼吸短促,手心发汗。深呼吸也好,出去散步也好,怎样都无法平静下来。我想这是焦虑。但是…………

睡醒后只觉得自己好悲惨。

好没用,怎么都写不好。这种挫折感好生折磨人


| 主页 |


 主页  »下一页